作为一名程序员,我这属于什么水平?

(故事内容纯属虚构)

为什么要写这篇文章呢,因为我觉得我在这个行业各个社区摸爬滚打了10年,这10年也许还不如别人一两年吧。不过靠着这身技术,每天跟 @刘雨培老师在群里吹水,还是能勉强插上嘴的。

10年了,我写过各种程序,能熟练使用各种语言和工具,各领域均有所涉猎。

2011年我高考失利,靠认识的一位老教授推荐才进入现在的大学读书。高中的时候我实现过一个操作系统内核,翻到过一本关于Linux源码分析的书,就是认识了这个教授。经他建议,顺手改了改就成了一个实时操作系统,被他拿去用在项目上。

大一认识了我师父 @刘老丝儿。我知道你会说我这种样子还需要别人带吗?但是想想,毕竟他精通从流行硬件平台的每一条指令到每一个浏览器版本的CSS特性支持程度的细节。后来我才知道,他其实自己造过CPU,只是当时他才16岁,没人相信这些鬼话。

我们当时合作了一套方案,因为我是软件专业,他建议说,我们分工,他搞硬件,我搞软件,到时候看能不能合作拿个什么奖。我拿方案找了教授问有什么建议,教授看了看就说,来我项目组做吧。后来其实一直都没能进行,据说是因为教授把这个方案卖给了小米,小米又把他拆成了两部分,小米路由 和 小米盒子。

然后我就跟我师父决裂了。

当然在我没了解到真相之前还是跟教授做了一些事情,带我的是个学长。他问我做过Web没,我说会PHP,他说,你太嫩了,PHP早已经不是模板那么简单的东西了;我说其实我自己是实现过MVC框架,而且支持快速实现RESTful服务,QPS上万。学长呸了我一声,说,那有个屁用,你知不知道三年以后所有人都会用PHP 7 + Swoole的。我问现在呢?学长说,现在我们来用CodeIgniter吧。

大学另外一个让我难忘的就是我的导师。他总能在恰当的时机指引我做不该做的事情。最初在豆瓣认识了写LISP编译器的 @Liutos边撸管边,我很是羡慕。当然我不是觉得他写的有多好,毕竟第一次帮他审查代码就找出来好几个bug。于是我就想,是不是该搞一个靠谱的静态分析工具,给这群人省省力气。结果导师站出来说,你费那么大劲干嘛,好好搞一个当前行业热门的东西多好。

当时热门的大概就是手游了。我深入研究了Cocos2D-x的代码,还直接仿造实现了Box2D物理引擎,叫beatbox2d(beat box2d的意思,just beat it)。就在我信心满满找我的导师汇报成果的时候,他说,你这不行啊,游戏这种东西,那可是这个行业的毒瘤啊,那是歪门邪道,不务正业,是黄赌毒,不能乱碰的,再说了你要做游戏何必看C++呢,你看人家用PHP不一样也实现过Dota游戏服务器吗?

我问那老师我应该搞啥好呢?

电商啊!

于是我就又回到了Web领域。当时总有不少项目拿ExtJS那坨重量级的东西来凑,甚至隔壁项目组还实现了一套更重的集成开发平台。但是我隐约觉得RIA不是未来,所以我尝试用JS自己设计了一套简化的框架。

但是学长看到不高兴了,说你这样子就是在作死啊,哪有这么简单的东西?做事情我们要考虑平台化、组件化以及扩展性,你这个样子一点都不面向对象,简单几行代码就实现了需求了,怎么可能拿得出手嘛!你的工作量呢!

直到工作以后我才理解学长所谓的“工作量”的意思,但那都已经是很久之后了。当然,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,其实我是重新发明了Redux。

导师也听说了学长的反馈,建议我说,你抓紧吧,你大学啥实际项目都没参与过,以后找工作都不好找的,赶紧趁机跟着ACM校队刷一把题,至少简历上也能加点分。

我觉得我一个人应该没这个能力,拉上了 @shell von 菊苣陪我刷题。后来我们就刷到了BNUOJ的前十,再后来老师跟我说,你们俩总是刷这些水题有个屁用,回来接着跟我做项目。

新项目是给嵌入式平台实现一个Python解释器,因为时间原因,这也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我的毕业设计。对于实现解释器这一点,我是不怎么担心,毕竟08年的时候 @vczh 就指导我实现过简单表达式计算器。但是以Cortex M3的能力其实简单的解析字符串可能都会有难度,更不用提Python这种奇异语法的Parser。所以我们转而设计了另外一种结构:嵌入式平台解释执行字节码,而Python编译到字节码的过程在PC端实现。因为这个原因,我得到了继续在学校深(yan)造(qi)两(bi)年(ye)的机会。

介绍就先放到这儿吧,本来不想卖惨的,可是写着写着又忍不住飞了起来。

深深知道,学得越多,我能做的就越少。

于是去年我也开始找工作。我很是担心自己的情况,因为从来没有真正的做过一个属于自己的项目,没有一个成形的拿得出手的东西,而且唯一一个给我发了面试邀请的公司,就是培神 @刘雨培 前面提到的那家面试难度非常高的公司。

当然最后我还是通过了。关于这件事情我们可以另开一个话题聊,不过我建议每个人都应该来试一试。

所以,我很想知道,我这种情况,算是什么水平?

我知道培神肯定会说,

“垃圾。”

P.S.:那些非常关注我和我师父关系的朋友,我们已经和好如初了,去年还同*了一段时间,不过我们都是有家室的人了,还是要注意影响的。谢谢各位的祝福!